今天是
搜索
集運液體 首頁 娛樂 查看內容

郭敬明、於正道歉了!曾遭遇業內聯名抵制

時間: 2020-12-30 23:31| 來源: 澎湃新聞|評論:   發表評論 分享到微信

摘要: 2020年的最後一天,郭敬明、於正先後通過新浪微博向莊羽、瓊瑤道歉。不久前,百餘位影視從業者聯合發表署名公開信,直指有“抄襲劣跡”的於正、郭敬明以節目導師、嘉賓的身份出現在綜藝節目中,並且還進行話題炒作,應受抵制。新華社對此進行了追蹤報道,人民 ...
2020年的最後一天,郭敬明、於正先後通過新浪微博向莊羽、瓊瑤道歉。不久前,百餘位影視從業者聯合發表署名公開信,直指有“抄襲劣跡”的於正、郭敬明以節目導師、嘉賓的身份出現在綜藝節目中,並且還進行話題炒作,應受抵制。新華社對此進行了追蹤報道,人民日報海外版編輯部微信公號“俠客島”則以《影視抄襲剽竊者,怎能成為榜樣?》表示了關切。

郭敬明、於正道歉了!曾遭遇業內聯名抵制_圖1-1

微博截圖


二人之中,郭敬明於12月31日0時整率先發布微博稱,“2006年法院判決我的小説《夢裏花落知多少》抄襲莊羽女士的小説《圈裏圈外》,法院當時做出了判決:1賠償莊羽女士20萬元(人民幣,下同);2在《中國青年報》上公開道歉,或者直接將判決書內容刊登在報紙上。當時的我無法面對自己的內心,於是在律師問我選擇寫道歉信還是刊登判決書的時候,年少輕狂的虛榮和抗拒讓我選擇了逃避道歉,以直接在報紙上刊登判決書來履行法律懲罰。當時自己一度很反抗,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在之後的所有場合,我都一直迴避談及抄襲事件,因為對我來説,它像一個無法癒合的傷口,我不敢撕開,更不敢面對。”

“時間過去了十五年,這個錯誤一直伴隨着我,從我年少,到青年,到如今馬上走向四十歲的人生中點。一直以來我都會接收到老師們網友們的批評,所以,在今天,我選擇面對自己過去的錯誤,面對我對莊羽女士造成的傷害,面對被我辜負的所有支持我和相信我的讀者和合作夥伴,我欠所有人一個道歉。”郭敬明稱,“莊羽女士,對您造成的傷害,我鄭重道歉,非常對不起。我也要向公眾道歉,向所有原創作者們,和中國來之不易的創作環境道歉,對不起,我做了非常不好的示範,請大家以我為戒,拒絕抄襲,尊重創作。在道歉的同時,我將把《夢裏花落知多少》這本小説出版後獲得的線上線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彙總計算清楚之後,全部賠償給莊羽女士。如果莊羽女士不願意接受,我會把這筆錢捐給公益慈善機構,接受公眾的監督。”

郭敬明、於正道歉了!曾遭遇業內聯名抵制_圖1-4

微博截圖


同日,@莊羽 通過微博迴應了郭敬明的道歉:時隔十五年,收到郭敬明的道歉,如郭敬明先生所説,這的確是一份遲來的歉意,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對於郭敬明先生提出的將《夢裏花落知多少》這本小説出版後獲得的線上線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賠償給我的這個提議,我有一個新的建議,我也將《圈裏圈外》這本小説出版後獲得的線上線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夢裏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併在一起成立一個反剽竊基金,用以幫助原創作者維權,並接受公眾的監督,請郭敬明先生考慮。

郭敬明、於正道歉了!曾遭遇業內聯名抵制_圖1-5

微博截圖


12月31日10時44分,@於正 發佈微博稱,關於《宮鎖連城》侵犯《梅花烙》版權一事,我誠摯地向瓊瑤老師道歉!“這份道歉現在才來,並非我不願意承認錯誤,而是我缺乏足夠的勇氣。您是我從小到大的偶像,您的每一本書我都耳熟能詳。有一天能像您這樣,站在創作故事的巔峯,便是我最大的夢想。然而我卻把這一切搞砸了,不僅僅傷害了您,也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團亂。我知道,這不是一句道歉所能彌補的。這六年裏我並非大家眼中的一帆風順,生活、事業都要從零開始,承受了巨大的壓力,除了給您的賠款之外,我還面臨平台、投資方等一系列的賠償,這是對我最好的懲罰,也是血一般的教訓。有很多次我都下定決心想對您寫點什麼來表示我的懺悔和痛心,但遲遲不敢下筆,時間越久就越不敢!”

“這些都是我單方面的心理活動,我忽略了您和社會公眾都需要通過一個公開的道歉來看到我悔過的誠意。我知道錯了,用了六年正視了這個錯誤。”於正稱。

就在2020年12月21日晚,編劇餘飛、宋方金等人在微博上發佈了111位編劇、導演、製片人、作家的聯名信,點名有抄襲劣跡的郭敬明、於正屢屢以導師、嘉賓的身份出現在各種節目中,進行話題炒作,這種一切唯收視率論、流量論的做法引起了相關從業者和社會各界的極大反感,呼籲立即停止對這些“劣跡從業者”的宣傳炒作,對相關節目做出修改調整,不給抄襲剽竊者提供舞台,將他們從公眾媒體中驅逐出去。

12月22日晚,編劇@宋方金 在微博上發佈了“影視從業者聯名抵制於正郭敬明”第二批聯名簽署名單。加上第一批,共有156名。@宋方金稱,“同氣連枝,同聲相應。為了光遇見光,大家遇見了彼此。”

12月23日,新華社記者對公開信的四位核心發起者、參與者進行了專訪。

其中,中國電影文學學會會長,電影《建國大業》《離開雷鋒的日子》編劇王興東認為,中國電影文學學會作為編劇行業協會,有維權職責,因此一直關注和參與瓊瑤訴於正案。於正賠償賠了,但沒有公開賠禮道歉,他還沒有遵從法律,缺了這樣一個環節就是不執行法律判決,就是不敬畏法律。這樣的人受邀以正面形象出現在公開節目裏,是非常不恰當的。

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副會長、中國影協電影文學創作委員會委員,電視劇《楚漢傳奇》《鐵齒銅牙紀曉嵐》編劇汪梅林認為,這些年我們的資本和媒體對內容生產深度干預,導致大量一味追求流量、追求收視率的作品出現,郭敬明和於正正是這種價值導向和內容生產模式下出現的代表人物。他們代表流量思維指導下為迎合收視率和流量不擇手段的不良生態。他們之所以收到追捧,乃至被樹立為導師和行業精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符合資本和平台的要求。在這種價值導向下,影視行業生產出了大量“宮鬥”“架空”“甜寵類”和“瑪麗蘇”的內容。他們的作品在年輕人當中產生了不良的影響,很多青年演員也對他們的作品蜂擁而上。這種文化趣味和價值導向,對於有良知的編劇行業和影視從業人員來説是無法接受的,對此我們必須要發聲。

24日,新華社再度追問,誰在給“劣跡藝人”提供粉墨登場的舞台?如何遏制資本把“劣跡”當賣點的不良行徑?資本以及某些竭力為“劣跡藝人”粉飾的媒體應承擔哪些責任?

25日,微信公號“俠客島”在評論文章《影視抄襲剽竊者,怎能成為榜樣?》中指出,無論本次聯名呼籲的結果如何,至少敲了一次警鐘:應遵循藝術規律、尊重原創知識產權、依靠專業判斷,拒絕過度被資本“引誘”、被平台“綁架”;過去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拒不認錯,甚至有恃無恐、繼續大行此道。

文章稱,當然了,長期行業亂象,不應只由某一人、某一劇作承擔所有惡評,在廣泛的爭議之後,有關部門如何加強監管、進一步規制違法失德影視從業者?主管機構或行業協會如何細化相關行為規範,為從業者樹立正確榮辱觀?文化產業領域如何加速遏制平台壟斷、匡正平台行為?這些都是需要嚴肅作答的問題。

據公開報道,2006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郭敬明小説《夢裏花落知多少》對莊羽小説《圈裏圈外》構成抄襲,判決被告郭敬明、春風出版社立即停止侵權、公開致歉、共同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但郭敬明和出版機構未在判決書規定的期限內公開道歉。

2015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於正電視劇《宮鎖連城》侵犯瓊瑤電視劇《梅花烙》的改編權和攝製權,被告方停止侵權,於正向瓊瑤道歉,被告方連帶賠償人民幣500萬元。於正同樣未在判決書規定的期限內公開道歉。


高興

難過

感動

無聊

憤怒

搞笑

路過
»

相關閲讀

發表對《郭敬明、於正道歉了!曾遭遇業內聯名抵制》的評論
 
大家都在説
查看全部評論
目前沒有評論,趕快來搶沙發吧 ^_^
圖片新聞[更多...]


娛樂圖片[更多..]


關於我們| 節目信息| 反饋意見 | 聯繫我們| 招聘信息| 返回手機版| 清除痕跡

©2020  集運液體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頂部